<input id="wwqwe"><u id="wwqwe"></u></input><input id="wwqwe"></input>
  • <input id="wwqwe"></input>
  • <input id="wwqwe"><acronym id="wwqwe"></acronym></input>
  • <input id="wwqwe"><acronym id="wwqwe"></acronym></input>
  • <input id="wwqwe"></input>
    武漢先路醫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歡迎您的光臨Welcome !
    ?
    ?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公司新聞

    《新三板荊楚行》先路醫藥董事長陳蔚江:專注醫藥研發核心技術

    來源:長江日報  發布時間:2016-08-19  瀏覽量:2673

    先路醫藥董事長陳蔚江

        “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在布滿分子式涂鴉的會議室里,陳蔚江對事業的感嘆,“最好是因為在這個萬眾創新的時代,醫藥研發這種高技術門檻行業,讓一個專業人員站在了把豬都吹起來的風口;最壞是因為對一個需要潛心沉淀的產業,浮躁和冒進都是最大的風險。”

           近日,長江日報聯合湖北省上市辦開辟的《新三板荊楚行·企業價值再發現》新聞專欄,走進總部位于光谷生物城的武漢先路醫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碼:832676),董事長陳蔚江博士向本報講述了先路醫藥的發展歷程。

    辭了“鐵飯碗” 做職業經理人

           1992年,陳蔚江從華中科技大學藥學專業畢業,隨后進入湖北省食品藥品研究檢驗院,在生化藥品室從研究員做起,一做就是12年。

        “那時工作很認真,專心做研究分析,而且我真的很喜歡琢磨研發工藝,帶我的老師都說我在這方面有天賦。”提到初入職場的這10年,陳蔚江充滿了懷念,他在湖北省食品藥品研究檢驗院做到了生化藥品室副主任、副主任藥師。但這個崗位不可能有創造性的機會,不心甘的陳蔚江做了一件改變命運的事情:辭去了“鐵飯碗”,到民營藥企工作。

        “那時去的是武漢一家藥企,發展比較快,主要是幫朋友的忙,也考慮民營企業機制更靈活,我和老板也有共同的專業理想。”陳蔚江告訴記者,在那家企業,他負責規劃公司研發戰略發展方向,并進行全面研發管理,還同時承擔上海研發中心的建設及發展。

           在上海張江高科技園區的研發中心,陳蔚江從小團隊開始,逐步完成了從實驗室硬件到技術管理軟件,從技術團隊到項目運營的全面建設,為公司的技術儲備奠定了堅實基礎。

           在上海的7年,公司從一家小醫藥公司,成長為在以新藥研發儲備見長的大型醫藥企業。陳蔚江也由最初的項目研發人員,成長為醫藥項目管理和運營專家,他對如何管理企業、如何管理項目有了更多的想法,他希望有更多的機會去實踐自己的職業夢想,于是2011年初,陳蔚江選擇辭職回漢,考慮在家鄉湖北創業。

    創辦醫藥企業 靠核心技術立品牌

           2011年的武漢,醫藥產業蓬勃發展。“我要尋找和我有同樣價值觀的產業孵化器”,陳蔚江說,在考察了武漢多個創業基地后,他選中了按照德國實驗室標準建設的南湖NOVO孵化器。

         “離開武漢多年,回來才發現,武漢的醫藥產業氣候已初具規模。”陳蔚江告訴記者,選擇回武漢創業是必然。武漢不僅擁有九省通衢的地理優勢,而且高校林立,是全球擁有最多在校大學生的城市,更重要的是,創業成本相對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城市低很多,也是一座宜居城市。更關鍵的是,“我積累了這么久,對醫藥行業已有了自己的感悟,特別是藥物的仿創結合的路上,已經走出了門道。”

           在NOVO孵化器兩間小實驗室里,陳蔚江和從上海回來的兩位同事等共8位員工一起開始了創業歷程。因為掌握技術,他一開始就獲得客戶的認可。一家武漢藥企,給了60萬元現金和兩臺設備;一家外省藥企付了100多萬元預付款。憑借核心技術,這兩筆訂單完成的令客戶滿意,先路醫藥的賬上有了這近200萬元現金,也讓剛創業的陳蔚江滿懷信心。

        “那時候真是痛并快樂著。”陳蔚江說,缺少品牌,只有憑借資源去爭取合適的員工,缺少資金,卻用最低的成本把實驗室打理得井井有條。憑借過硬的技術,在短短兩年內就完成了5個項目的申報,數個發明專利的申請和國家中小企業創新基金的支持。

           這時,又一次改變人生的機遇出現:上海一家一直關注先路醫藥的投資公司決定參與到公司的事業中。

    資本驅動 助力“先路”高速發展

           投資、資本、股權……那時作為技術專家的陳蔚江對資本市場很陌生。他創辦先路醫藥不久,業界信息傳開后的2012年6月,上海潛龍漢豐股權投資基金(下稱“潛龍基金”)完成盡職調查后,正式入股先路醫藥。

           經過職業經理人、創業等一系列經歷后,陳蔚江總結中國的醫藥研發企業要“兩條腿”走路——為客戶提供技術服務,獲取現金流;為企業儲備特色項目,實現未來發展。這一理念與潛龍基金的投資思路不謀而合,最終對方投資500萬元。

           公司賬上一下子有了這么多現金,陳蔚江沒感覺高興,反而壓力巨大。“錢要用到刀刃上,這是對自己負責,也是對投資人負責。”借助這筆資金,先路醫藥完成了實驗室規模的擴大及自有項目儲備的增加。陳蔚江告訴記者,引進資本,就是希望借助資本的力量讓先路醫藥有更多的機會提升技術實力,把團隊和項目打磨得更完美。

          但讓陳蔚江頭疼的是,潛龍基金提出了相對苛刻的規范化要求:公司必須聘請會計師事務所、律師事務所、審計師事務所,嚴格公司治理結構和財務制度,并要制作公司半年度報告和年度報告。“那時我們對這些要求真的不理解。”董秘陳潔回憶說:“當時搞不清楚,為什么要求公司花這么多成本去做這些和技術無關的事情。”

           一年之后,潛龍基金提出追加投資的要求,那時光谷生物城正如火如荼地發展,已形成醫藥產業人才和政策的洼地,這次,陳蔚江深思熟慮后,再度接受了潛龍基金500萬元的投資。他用這筆錢購買和租賃了光谷醫藥園的研發樓,按照最新標準建造了醫藥研發實驗室和生產基地。這對于先路醫藥來說,是一次“蛻變”。

    掛牌新三板 打造自主醫藥產品

           2015年初啟動新三板計劃,僅半年時間,到當年6月26日先路醫藥就完成了掛牌。陳蔚江說,這得益于前期基金股東的嚴格要求,使得在做掛牌新三板的工作很順利。 

           回頭來看,那時潛龍基金提出的苛刻要求,實際上是加速推進了先路醫藥的發展。陳蔚江告訴記者:“要感謝潛龍投資,讓先路醫藥從一開始就規范經營,擁有完善的法人治理結構,為后續登陸資本市場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先路醫藥登陸新三板后,進行了第一次定向增發募集資本2000萬元,成功引入一位擁有醫藥銷售渠道的股東,同時引進了本土的醫藥“大鱷”——人福醫藥作為股東。陳蔚江表示,募集的資金用于公司進一步提升技術實力,兩位股東的引進也是為了公司自主產品在未來市場的放大效應做鋪墊。

           資本的助力,讓先路醫藥如虎添翼。記者了解到,先路醫藥目前已儲備了一批自主研發的項目,包括全球獲準上市的首個P2Y2受體激動劑滴眼液——地夸磷索滴眼液等眼用、兒科制劑等一系列產品。

           陳蔚江還告訴記者,在積極鼓勵創新,鼓勵最大限度地發揮技術優勢的大趨勢下,先路醫藥迎來了飛速發展。尤其是國家政策的放開——《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制度試點方案》的公布,讓藥品的上市許可與生產許可分離的管理模式。這種機制下,藥品上市許可和生產許可相互獨立,上市許可持有人可以將產品委托給不同的生產商生產,藥品的安全性、有效性和質量可控性均由上市許可人對公眾負責。這也讓先路醫藥能夠專注于技術研發,成為一家掌握核心技術的醫藥研發企業。

           陳蔚江表示,先路醫藥一直致力于布局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醫藥產品,為未來公司業績爆發式增長做準備。同時,公司準備尋求一些符合公司產業鏈發展的企業,在合適的時候進行并購重組,讓先路醫藥的產業鏈更加完整,真正實現跨越式發展。

    記者手記>>>

    堅持理想 不忘初心

           選擇在家鄉湖北創業,既是理想也是現實的選擇,創業過程中,辛酸苦辣磨練了陳蔚江的意志,堅定了自己穩健發展的步伐。

           事實上,在企業成長的這5年里,一直都有各種誘惑出現。創業初期,某家投資機構就曾出價千萬元資金,想獲得先路醫藥的實際控制權,但陳蔚江拒絕了。“相信自己的技術和研發能力,更相信先路醫藥的未來。”陳蔚江擁有的理想主義情懷,讓他最終選擇了“自己的命運自己掌握”。

           在登陸新三板后,更大的誘惑來了,一家投資機構想以過億的價格控股先路醫藥。陳蔚江仍然選擇了拒絕。

         “說真的,我就是有那么一點理想主義情懷,想將先路醫藥打磨成我心中的價值型企業。”陳蔚江坦言,“我希望將我擅長的做到極致。”


    ?
    網站首頁| 關于先路| 產品中心| 研發體系| 合作伙伴| 新聞中心| 職業機會| 聯系我們
    影音先锋在线观看日韩电影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善网